破云

淮上

首页 >> 破云 >> 破云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凶案调查 天命新娘 苏莲花你够了 青行灯 我与神兽追凶的日子 罪恶不赦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地球赎回中 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
破云 淮上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Chapter 96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建宁市局大门口, 严峫匆匆奔下台阶, 黑色外套下摆随着脚步在雨中扬起。

“严哥你上哪去?”马翔追在后面大声问:“要不要我一起?喂,严哥!”

严峫钻进警车门,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脚踩油门冲了出去。

“经鉴定, 这颗9毫米鲁格弹上的膛线、底火和撞针痕迹, 都能确定为九二式军警枪所发射,但本省公安系统范围内却没找到与之匹配的膛线记录。这说明了两种可能性,第一这把手|枪属于军枪,但军械数据是从来不对外界公开的,自然也无从查起;二是它并非出自本省公安系统, 也就是说, 可能是外省公安干警丢失的警枪。”

“对于第一种可能性,老魏已经托他在军队的老同学帮忙检查了, 目前看可能性非常的小。至于第二种情况呢, 我们已经往公安部打了报告, 准备从全国的失枪数据库中, 进行统一的筛查和检验。”

警车前灯穿透雨雾, 雨刷反复划出两道弧线。

方才局长办公室内吕局的声音还回荡在耳际, 严峫乌黑如剑般的眉头锁着,警车唰然驶过水洼。

“江阳县袭警现场周围的道路监控已经被筛查了几次,都没发现那名枪手的踪影, 对范五等人的审讯也没有头绪。但是老魏把周围商家的自制摄像头都调出来了, 经过海量的摸排和走访, 终于锁定了一名案发时匆匆出入现场的可疑男子,还是个曾有过抢劫、偷窃、‘卖零包’等案底的前科人员。”

“已经实施抓捕了?”严峫立刻问。

吕局一点头,少顷又缓缓摇了摇。

“您这是……”

“嫌疑人死了。”

严峫脸色瞬变:“死了?”

吕局呼了口气。

“国道734,交通肇事逃逸,一直被交警中队当成无名尸体冻在当地殡仪馆里。”吕局顿了顿,低沉道:“直到今天中午当地派出所查到尸源,我们才得到这个消息,也错过了最佳侦查时间……推算嫌疑人‘交通事故’死亡日期的话,应该正好在你中弹后的第十一二天左右。”

……

放在副驾座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打断了严峫纷乱的思绪。

“喂?”

“跟你说了跨辖区调查要省厅批手续,不要擅自行动,怎么小马说你已经跟龙卷风似的刮出市局了?”魏副局简直被这个不省心的兔崽子气了个半死:“你人在哪,先别慌慌张张的!老吕已经派了侦查员和法医去协助你,你先停车去吃个饭,他们待会就到!”

“都什么时候了,还吃什么饭啊,我刚从市局带出来俩面包吃了。”严峫开着车,不耐烦地瞥了眼公路上方的指示牌:“我现在正往江阳县去,五分钟后上高速,让法医他们跟在我车后面,江阳县殡仪馆会合吧。”

魏副局正要习惯性叨叨两句好好吃饭养生的重要性,闻言突然大怒:“谁跟你殡仪馆会合?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毛头小子不知道轻重,当刑警的最需要讨口彩了,跟你说过多少遍别整天乱逼逼——”

电话那边隐约传来吕局头疼的劝解:“老魏你啊,你的肝火也别那么大……”

严峫不由失笑,心说老头子还挺迷信,随手挂断了通话。

谁知也是邪乎,他手机刚丢回副驾座,突然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江停。

严峫手一顿,表情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还是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里?”

严峫眸光闪动,随即漫不经心地哼笑:“哟,真奇了怪了。短短仨小时内竟然能接到江支队长两个电话,我这是中头彩了么?”

从通话背景音来看江停应该是深吸了口气。

“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回家?”

尽管知道不可能,但出于心虚,严峫还是下意识扫了眼后视镜和侧视镜。这时候天色已晚,雨越下越大了,周遭能见度非常低,高速公路入口汽车来去,前后都没发现熟悉的影子。

“我?你管我在哪,没结婚就不要管男人下班后去做什么。怎么啦,今儿知道回家了,没去找你那姓杨的?”

江停显然不会回应这种既挑衅又没意义的问话,手机那边他的语音略微加重了:“你在开车。你要去哪里?”

——严峫突然从这话中听出了江停的意思:今晚他要从KTV回家。

高速公路入口,标着“建宁公安”的黑蓝色警用SUV飞驰而下,破开了灰蒙蒙的大雨。少顷一辆银色G65尾随警车开上高速,车尾灯在夜色中泛出蒙蒙的红光。

严峫单手搭在方向盘底部,沉吟片刻,说:“跟马翔私奔。”

江停:“……”

“不跟你开玩笑了。下班前分局突然报上来一个案子,应该是特大入室盗窃,老魏叫我回家前先去看看现场,可能待会还要去分局跟刑警大队开个会。我现在富阳区分局附近,今晚也许得熬通宵,你先回家去吧。”

严副支队果然不愧他建宁奥斯卡第一影帝的名号,短短几句话说得轻松平和自然,完全听不出丝毫异样。顿了顿他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哼道:“要是让我发现你回建宁以后还不老老实实待家,偷偷跑出去跟杨媚私会的话,你就给我小心……喂,喂?”

江停俊秀的脸上毫无表情,紧盯高速公路前方一闪即逝的警车尾灯,突然一脚油门踩下去。

轰——

G65就像头性能怪兽,闪电般发出嘶吼,瞬间蹿出了黑暗的掩护!

“喂?”严峫突然感觉不对,丢了手机往外一看。

黑夜大雨中,一辆熟悉的银色幻影冲破浓雾,紧挨着警车左侧并驾齐驱,路灯在雨幕中勾勒出了标志性的方正车型和Biturbo标识。

紧接着车窗降下,驾驶座上露出了江停清晰冰冷的侧脸。

严峫:“……”

两辆车以完全相同的时速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如同在茫茫黑夜中破开惊涛的小舟。严峫就像活见鬼似的隔着车窗瞪视江停,可能是一惊一怒的关系,突然太阳穴发着抽地疼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手机外放中响起江停冷漠的声音:“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去江阳县?”

“我……”严峫语塞。

“江阳县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上次范五那帮人袭警的案子出了新线索?严峫!如果你周围发生了什么你必须告诉我!”

江停一贯从容平缓的声口罕见地带上了怒火,严峫一口气上不来,突然只觉胸闷异常,怪异的肝火不由自主地窜上了后脑:“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你是什么都告诉我的吗?!你对我隐瞒了多少?!凭什么到了我这边,我就得事无巨细都告诉你,你是我什么人啊?!”

高速车快,这时他们已经开出建宁市,两辆车同时冲上了盘山公路,前方路灯映照下的路面就像无数弯曲的蟒蛇,光怪陆离地缠绕在一起。

不对,严峫大脑昏昏沉沉的,突然一丝冰凉的触感爬过脑髓。

这种感觉不对。

“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但现在说这些没意义……”

江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但不知道为何忽近忽远,听着像是隔着海水般朦胧不清:

“你的安全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江阳县的案子出现了新情况,或者你身边发生了任何事,你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告诉我……”

严峫急促喘息,感觉眼前阵阵发黑,心脏在胸腔中急促颤动。全部血液都被失序的心跳压到四肢末端,以至于手脚发麻,喘不上气,所有景物都在疾驰的挡风玻璃后扭曲成了斑驳的色块。

我这是怎么了?他想。

这个情况不对,要刹车,快刹车——

但他的脚像灌了铅似的无法移动,一点点将油门踩下了底。他的双手迅速发青、发紫,即便用尽全力,也只能慢慢滑落方向盘。

“江停……”严峫用尽全身力气,却只发出细若蚊蚋的喘息:

“……江停……”

失去意识前他最后也最强烈的念头是,你快离我远点,我要撞车了——

严峫闭上眼睛,双手彻底从方向盘上滑了下去。那一瞬间警车失控,呼啸着冲向立交桥护栏!

江停失声喝道:“严峫!”

雨天路滑,失去了控制的警车根本抓不住地面,打着旋就向左侧冲过来!

严峫右侧靠着公路盘山的那边,左侧车道上是江停开的G65,再左就是隔开山坡的护栏了。虽然护栏看似很结实,但警车失控前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一百三,巨大的冲撞力足以令车身翻越护栏,一头栽进山谷里去!

暴雨、高速公路、翻滚的车身、天旋地转和惨烈撞击……所有相似的细节犹如血色大网,从视野每个角落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全数没进江停猝然缩紧的瞳孔。

是的,他经历过。

那场导致他昏迷三年的车祸,永远不曾消失的梦魇,直到今天还不时出现在脑海深处的恐惧投影……

刹那间江停脚尖已经碰到了刹车踏板,只要踩下去,G65出类拔萃的制动性能会立刻令整个车身戛然而止,他会停留在安全地带,眼睁睁看着警车从前方咆哮冲向深渊。

——只要踩下刹车。

下一秒,江停几乎是闭着眼睛,一脚油门决然到底!

吼——!

原地只留下G65的一线残影,转瞬间它已冲到警车左侧,就像头出闸的钢铁野兽,硬生生挤进了越来越近的警车和护栏夹角间!

警用SUV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力,在可怕的惯性作用下急速向左,飞驰挨近山谷;G65则与它齐头并进,仗着强悍的越野车身把警车往山壁那边顶,江停在剧烈颠簸中猛打方向盘,手背连同手臂都暴出了青筋!

刺啦——刺啦——

两车侧边摩擦,爆发出灼目的火花。就在这时“哗!”一声G65巨震,江停方向盘险些脱手,视线余光瞟去,霎时全身上下所有毛孔都张开了——

警车已将G65逼至山道边缘,护栏后黑漆漆的山谷就紧挨在车轮下。

护栏金属承受不住两辆车的沉重压力,在迅速变形的同时,硬生生将G65的左侧视镜挤成了齑粉!

时隔三年,粉身碎骨的阴影又一次降临到江停头顶,他甚至再次听见了死神在自己耳畔的呓语。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心里却前所未有的清明冷静下来。

别怕严峫,你不会摔下去。

我不能让你摔下去——

江停猛拉手刹,打方向盘,顶着左侧护栏和右侧警车的双重绞杀,一寸一寸将沉重的车身往公路上推,两车轮胎摩擦发出撕裂耳膜的尖响。G65左右车门同时擦出了骇人的电火花,就在那雪亮滋啦中,仪表盘上的时速节节攀升,一百三、一百五、一百六、一百九……

生死时速令G65爆发出了更大的推力,警车被一分一分地硬挤向公路,终于颓然远离护栏,一头扑向山壁!

“严——”

江停只来得及发出这一个字。

即便是性能怪兽G65,也扛不住江停尖刀走钢丝般的极限驾驶,终于在警车扑向公路的那一瞬间,彻底失控了。

银色的钢铁车身在暴雨中疯狂旋转,后轮扬起扇形的砂石泥土,在暴雨中射向四面八方。完全失去抓地力的车头咆哮着撞上山石,侧窗碎成无数片,铺天盖地泼进了驾驶室!

——嘭!!

最后的撞击声仿佛远在天边,又好像穿透耳膜,直接炸在了脑髓里。

过了不知多久,江停感觉不到全身的存在,也丧失了对时间的概念。他眼前所有东西都变成了重影,恍惚只感觉到鼻腔发烫,口腔乃至喉咙都充满了黏腻温热的液体。

困……

好困……

他感到眼皮很重,有种无形的力量拽着他坠向温柔的深渊。那里黑茫茫一片,既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悲伤与怀念都被抽离,只有他一人孤独地飘荡在万顷深海。

——那严峫怎么办?他迷迷糊糊地想。

如果我走了,严峫会去哪里?

黑暗的驾驶室中,江停手指一抽,喉头痉挛,猝然喷出满口血!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江停剧烈呛咳着,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发着抖推开了车门。

G65不愧山路霸王的名头,换作一般越野车可能现在整个车身都拧成麻花了,它只是车头保险杠变形、车门凹陷进去个大坑、外加挡风玻璃碎裂半边而已——也幸亏如此,江停这种虚弱的体质才能在如此剧烈的撞击中,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江停拖着自己下了车,刚一接触地面便全身发软,支撑不住地跪了下去,双手下意识往地面上一撑。

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霎时只觉掌心湿润发热,却没反应过来那是满地车窗玻璃碎片割出的血。

“呼……呼……”

江停勉强起身,顶着大雨踉跄着走向警车。

严峫这人天生的鸿运在此刻得到了充分淋漓的展现——原地高速打转的警车一屁股狠狠撞上山壁,后半截车厢都扭成了钢铁废材,前半段却神奇地完好无损。江停用力打开变形的车门,抓着严峫的手臂扛在肩上,咬牙把他从安全气囊中拖到地上,拍着他冰凉的脸:“严峫……咳咳咳咳!严峫!”

没有回应。

严峫脸色青紫,呼吸微弱,江停没时间擦自己嘴角咳出来的血沫,跪在地上探了探他鼻息,又按在颈动脉上一试脉搏,霎时后背发冷——

严峫的心律严重失常,光用手摸都能感到明显的忽快忽慢,这样下去会引发室颤!

这是怎么回事?!

嗡——嗡——

滂沱暴雨中图突然传来震响,霎时江停觅声抬头,是手机!

“喂,严哥?”

马翔坐在警车后座上,一边连着耳机通话一边飞快打手游,扯着大嗓门乐呵呵地:“我跟狗哥带着几个实习小碎催下高速啦,你到哪儿了?找个地方吃晚饭顺便——”

“是我,陆成江。”

“哎哟陆顾问?”马翔既意外又欣喜:“我听严哥说你俩夫妻生活不和吵架来着,那个……”

“严峫出事了,车撞在盘山公路中段。”

马翔猝不及防,手机啪嗒摔在了地上:“什么?!”

哗哗雨声中传来江停发颤的喘息,尽管能听出冷静,但嗓音嘶哑得像每口都含着血:

“立刻联系最近的医院和救护车,我们被困在雨里了,严峫的情况可能是被投了毒。”

※※※※※※※※※※※※※※※※※※※※

感谢草莓捧着糖水司南x72、滴,岩浆飙车卡x35、

哈拉希x12、焱焱焱焱焱焱焱x11、温酒煮青花x10、陆锦衾x10、

枝上吹柳绵★滚去上学x8、最爱喝泰式奶茶x7、热不死x7、亦然x6、燎晰x6、sarorox6、敲里吗敲里吗!x6、严峫的致命弱点叫江停x6、明天也许会放晴x5、怦然心动x5、麻油千千x5、ruix4、一颗金平糖x4、王铁牛x4、岁慕天寒等某蓝x3、苏苏苏苏x3、坐看云卧时x3、今晚只喝一点酒x3、雯子x3、沉荩x3、椰子圆滚滚x3、白衢x2、喵~x2、十进制嬛嬛x2、mickey老妈x2、南仓雪x2、苏岂之x2、soberx2、笑靥如花″谁倾了天下x2、我是蒙叔的脑残粉x2、贾富贵今天贾笑了吗x2、刀把子x2、烈葵x2、幼萱萱子*x2、28213988x2、蚆M2幌吕x2、

壕的清新小天使、楞楞、瞳の住人、Loy、MIMI、芝芝、温水蓝衬衫、暗恋这件小事、一星烽火朔云秋、heartshine、Somky、今天严牙牙和停停亲亲、簍持鞯挠怯、NK、拉拉的布书、沈离、轩zone请再骂我一次、caiwenqin、guhanye、阿凉喏、狗咩狗咩、孙欧白、苏祁尧、假面喵sado、阿断、岁大石、薄荷的夜铃、宝石匣、Diamond洙、渊水映白月、咩二、yin荼蘼、**运气老婆**、槿槿、晨曦、好想吃鸡柳、陆离、nono、歌且谣、太宰先生的蘑菇、23199833、蓝桥春雪、biuuip、眼镜框、淮上到底是什么神仙、甜甜滴渍、24200070、283、Happyvirus_、楚慈的腰线、乱码君★月色真美、Vudopia、Strawstalk、您的太公、墨城白舍、尤可、tongtong、崂山圣水养蚊子、星霰、费嘟嘟、英俊把淮上摁在墙上亲、猫咪爱吃鱼、pluszero、乜仝、毛毛的小夏祭、ETBlankSpace、禾雩芃、蓝玥、戴眼镜的李小姐!、啃石头的兔子、北海夏日、啊嘞嘞、溯小鱼、昵称、风应是凉的、伍仁仁、哟、迟谙、莫惜 以上各位大人的地雷!

感谢猫蛋蛋x2、vici.iix2、墨守x2、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x2、醉卧红尘、gaosubaru、楼屿、雲昭、一颗金平糖、宴相思、阿鹿是小玫瑰、爱淮的六月车、淮翠翠的樱茶桑、北海夏日、白夜微茫以上各位大人的手榴弹!

感谢第七层梦境x2、まふまふx2、九醉哥哥保护你x2、棠棠爱淮淮!、muzsikas、滴,岩浆飙车卡、吟木、澈总攻以上各位大人的火箭炮!

感谢滴,岩浆飙车卡x4、

爱淮的一只吨x2 以上两位大人的深水鱼雷!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长评,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m.feilusw.com)破云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楚云飞反了! 娱乐:明星逃亡365天 极武拳魔 东汉末年枭雄志 在柯南里选择当渣男 洪荒之我的老婆是女娲 娱乐之国民女神是我老婆 自带画风崩坏的男人 海贼:神级抽奖 反派对我动了心(穿书) 都市之破案狂少 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 狐妖:开局扮演大剑豪 万古神帝 白色橄榄树 大秦之无形帝国 我的1978小农庄 大宋杨门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我家的女鬼超凶
经典收藏 请魅惑这个NPC 我的鬼神郎君 死亡万花筒 天命新娘 攻玉 丧病大学 凶案调查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苏莲花你够了 凶案背后 我与你交换人生 它无处不在 我亲爱的法医小姐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被妖怪宠成餐饮大佬 一个都别想走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犯罪心理 花重锦官城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最近更新 地球赎回中 天师 凶案背后 请魅惑这个NPC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 凶案调查 青行灯 一起来玩游戏啊 证案警史 一个都别想走 刑事技术档案 游戏,在线直播 犯罪心理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破云 我敷衍驱鬼好些年 吞噬城市 诡婳之说 末日游戏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破云 淮上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