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云

淮上

首页 >> 破云 >> 破云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凶案调查 我与你交换人生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我亲爱的法医小姐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丧病大学 证案警史 死亡万花筒 天师
破云 淮上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Chapter 76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几分钟后严峫手机震动, 一张阴沉、凶悍而又年轻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金杰, 男,缅甸籍。名字不确保真实,年龄也不详,约二十六到二十九之间。少年时代即混迹当地黑帮, 多年来辗转于多个帮派, 光是证据确凿的罪行就有在黑市拳赛上收钱杀死对手、非法持枪、走私象牙、枪战杀死军警、贩卖大量毒品等等。

五年前武警在中缅边境缴获了一批海|洛|因,交火中绝大部分毒贩都当场毙命,另有两名犯罪分子被生擒。但那场围剿并不算百分之百的圆满收工,因为毒贩中有一人如神出鬼没,在被五六个武警战士包抄的情况下, 竟然重伤两人、全身而退, 武警连队在丛林中地毯式搜索了整整三天都毫无踪影。

事后据毒贩交代,这个年轻人是“上面”派来监督押运的, 作用是万一在运输过程中有人胆敢藏匿货物或黄金, 他负责实施枪决。而整支走私队伍中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平时都按华裔的习惯叫杰哥, 或按缅甸人的习惯敬称“波杰”;只有一次运输队的头领尊称过一句“方片J”。

从那次之后, 这个人就渐渐在缅甸境内销声匿迹了, 据缅方军警称他已经死在了缅中边境——谁知道当地军警收了毒贩多少钱。

现在看来这个人不仅没死,甚至还偷渡来了中国。

“方片J——”严峫摩挲着下巴说:“要是按扑克牌顺序来排,这人应该算黑桃K贩毒集团的第三号人物了吧?”

五星级酒店餐厅里琴声雅致, 空气芬芳, 侍应生偶尔来回却不发出任何响动, 远处传来杯盏极其细微的叮当声。

江停用勺子轻轻搅拌那碗还剩小半的海鲜粥,垂着眼睛说:“应该吧!”

严峫却轻轻嘶了声:“不对啊。”

“……”

“跨国犯罪集团的头号老板和第三号人物,两人单枪匹马的跑到胡伟胜天台上去搜一包‘蓝金’,是胆子太大了,还是嫌命长?其中该不会还有些其他原因吧。”

江停说:“那我怎么知道?”

他抬起头,两人目光在半空中彼此注视,半晌江停无奈地摊开双手:“你现在假设这些都没意义,你怎么知道这两人只是胆子大?废弃公路那天晚上警方救援赶到的时候,表面上也只有两个摩托车手出来救援方片J,但其实远处还埋伏着一整支毒贩车队,真火并起来警方能不能全身而退都难料……”

“事后我回忆过很多遍,”严峫打断了他,“我觉得在天台上那次,他们两人不像是带着后援。”

周遭一片安静,江停无语片刻,终于道:“那我们只能推测,当黑桃K和方片J两人登上胡伟胜家天台的时候,他们是非常确定不会有警察赶来的。”

——他们有内线,对警方的调查进展了若指掌。

换句话说,江停带着严峫出现这一点,对他们来说才真是意外。

“会不会胡伟胜藏匿的那包样品跟黑市上流通的‘蓝金’不是同一种东西?”严峫突然道:“所以他们必须立刻带走销毁这包样品,甚至不能假以他人之手?”

话刚出口他就意识到这个假设不成立,丁家旺制毒团伙的供词已经互相佐证了,这包样品就是胡伟胜从大货里偷的,其化学成分不该有任何特殊之处。

严峫的思维不由稍微发散了一下——如果那包蓝金样品的重要性不是体现在化学成分上,而是其他方面呢?

他竭力回忆起天台上发生的一幕幕,穿过记忆的迷雾看清当时拿在江停手里的那包毒品,正当某个不同寻常的印象快从脑海深处隐约浮现的时候,思维却被江停中断了:

“你现在问这些,是想证明这个缅甸华裔不是方片J还是怎么着?”

“嗯?”

江停指了指手机屏幕,说:“他就是。”

严峫回过神来,眉梢一跳。

“你记得我之前说过,发现新型芬太尼化合物蓝金的存在后,我曾经独立调查过这个庞大的贩毒集团么?好几个不同的线人向我提起过这个缅甸人的存在。我猜测可能因为都具有反社会人格、同时年龄也相近的原因,黑桃K对这个小弟兼保镖非常信赖,但我不能确定他是黑桃K之下的二把手还是三把手——换言之,不知道他是Q还是J。”

江停终于放下了白瓷勺,示意侍应生上前把最后只剩了个底的粥碗收走,然后用茶水漱了漱口,继续道:“我既然想破坏这个集团,首先就必须弄清楚它的内部结构。但这件事花了很久的时间,因为黑桃K和缅甸人的行踪都太难以确定了,我甚至无法得到任何图像资料……直到后来有一名代号‘铆钉’的卧底,终于成功打进了集团内部。”

提到铆钉时江停话音猝然停顿了片刻。

严峫从侧面紧紧注视他的眼睛,没有出声催促。

“‘铆钉’的情报帮我确定了红心Q另有其人。”片刻后江停终于用力吸了口气,沙哑道:“概括来说他们的分工是这样的,黑桃K遥控所有决策,红心Q负责一部分计划得以执行,方片J则确保所有人忠诚不二地将黑桃K的命令执行到底,同时拥有监督、善后、刑罚灭口等等权力,很多血腥犯罪幕后都有他的身影。”

“照这么看红心Q的参与度似乎是最低的?”严峫突然发问。

江停一挑眉:“因为铆钉曾说过,她是个女人。”

严峫没想到这个,愣住了。

“铆钉是个非常出色、非常勇敢的卧底,曾一度做到红心Q的直线联络人,很多传递给警方的线报都是从她那里窃得的。”江停嘴角一挑,那虽然是个笑的模样,但看上去并无丝毫笑意:“包括三年前,恭州塑料厂爆炸时的那起毒品交易。”

——恭州塑料厂爆炸案!

严峫脸色微微一变。

侍应生之前上来的那壶浓茶已经很冷了,江停却像感觉不到苦涩似的,一口口喝干了杯子里碧绿的残茶。他们两人彼此沉默了大概一分多钟的时间,严峫才终于理出头绪,问道:“三年前铆钉传出的线报是错的,还是有内奸向红心Q通风报信,才导致你的……警方的行动全军覆没?”

话刚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刚才问了江停这辈子最敏感的问题。

江停掌心按压着咳了几声,摆手示意严峫没事,然后才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中闪烁着一丝讥诮:“——我要知道内奸是谁,现在还会耐着性子坐在这里?”

那讥讽不像是冲着严峫,倒像是针对他自己。

严峫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听江停好似自言自语般,说:“不把他俩彻底弄死,怎么能把这个贩毒集团的所有秘密都大白于天下呢。”

严峫手机短信响起,打破了这魔障般的寂静。他划开一看消息,起身道:“我该回去了,视侦终于在治安监控里发现了汪兴业的线索。你猜这胖子是怎么逃出警方天罗地网的?”

江停一抬头,只见严峫咬牙切齿道:“我艹他妈,蹬自行车!”

“……”江停抓起G65钥匙:“我送你回去吧。”

但他还没起身就被严峫摁着肩膀按回去了:“你刚喝了冷茶,对肠胃不好,要暖一下。”紧接着招手叫来侍应生:“你们有熬粥用的好汤底,拣温热清汤不带油的上一小盅来,另外账单拿给我签了。”

江停遂作罢,问:“你今晚还通宵加班么?”

严峫扭头冲他不正经地一笑:“孤枕难眠睡不着啊?”

“……”

“乖一个,”严峫俯下身,在他耳边小声说:“等案子破了保证天天晚上陪你睡。”

侍应生正巧一回头,当场嘴巴长成了O字型。江停面无表情地扶住额角,只有严峫签完单,潇洒地打车回市局去了。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店门外,江停才缓缓放下手,盯着眼前鲜美清澄的热汤,冷静的面容在氤氲热气中有些朦胧不清。

侍应生远远站在雅座外,偷眼看这名看不出年纪的俊秀男子。

江停察觉到好奇的视线,却懒得予以反应。

就像电影按下快退又重放,他脑海中闪过刚才的每一幕画面和每一句台词,灵魂仿佛被剥离身体,悬浮在半空中,以外人的角度将最细微的光影与音调变化都反复琢磨打量,直到确定没有任何不完美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侍应生无聊地研究着窗帘上精美的流苏,突然瞥见那个好看的客人动了——他拿起被静置已久的汤勺,终于慢慢喝了口早就没了热气的汤。

“先生,请问要帮您换一碗热的吗?”侍应生慌忙上前询问。

谁知那客人只一摇头,连个“不用”都没吭,就这么一勺勺喝完了冰冷的汤。

·

深夜十二点。

乌云滚滚,风声呼啸。一道闪电倏然划过恭州上空的黑夜,几秒钟后,闷雷滚过天际,倾盆暴雨哗然泼了下来。

公寓楼顶天台,铁门哗啦一声被推开了。

一个穿墨绿雨衣的矮胖男子身影踉踉跄跄,灌满了水的胶鞋踩进泥泞中,发出咯吱声响。但他对满身的狼狈毫不在意,紧紧抓着早已反折的折叠伞,在被暴雨浇灌的天台上摸黑前行半晌,终于找到一处勉强可以藏身的避雨之地,蜷缩身体坐了下去,重重抹掉脸上的汗和水。

“小婊|子,小娘皮……”他脱下胶鞋来,倒出里面的积水,嘟嘟囔囔骂道:“搞不死你,等老子搞不死你……”

轰——

又一轮闪电伴随滚雷惊天动地而下,世界瞬间雪亮。

汪兴业的动作突然顿住了,全身血液刹那成冰,脸色青白得像个活鬼。

——他面前的空地上,不知何时正站着七八名全身黑衣、兜帽遮脸的人,脸和手都隐藏在雨披后,就像趁着雨夜爬出坟墓的僵尸,直挺挺把他包围在中间。

“……不,不,”汪兴业痉挛着手脚往后爬,全身肥肉一齐剧颤:“走开,你们不敢在这里动手,你们不敢……走开!走开!!”

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从人群身后响起:“为什么?”

“僵尸”们纷纷侧身,天台中央,阿杰右手拿枪,左手撑一柄黑伞,伞下有个黑衣黑裤看不清面孔的男子,似乎带着笑意望着汪兴业。

汪兴业眼珠在触及对方的刹那间就不会动了,紧接着颤抖得差点脱眶,语调抖得难以成句:“不可能……饶了我,饶了我……不可能……”

“为什么不敢在这里动手?”黑桃K很文雅地,甚至称得上彬彬有礼地重复了一遍。

“饶了我!”汪兴业声嘶力竭尖叫起来:“我没有想杀那小丫头!真的没有!江阳县撞警车的事是我错,但那也只是为了自保!去年那姓李的丫头见过我!求求您饶命!饶命——!”

汪兴业连滚带爬,匍匐在地上,就想去抱黑桃K的大腿,被阿杰重重一脚踹翻在了泥水里。

黑桃K缓缓蹲下身,望着打滚忍痛吸气的胖子,笑问:“你看到那个警察了?”

汪兴业像死了般满面灰白,半晌战战兢兢地点点头。

“有什么看法?”

姓汪那胖子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问,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嘴巴滑稽地一张一合,不知道能说什么:“我……看法……警察……我不知道他是……”

“你看,”黑桃K遗憾道,“你连句奉承话都不会说,让我有什么理由饶你呢。”

黑桃K在胖子惊恐的嚎啕中站起身,举步向前走去,几名“僵尸”立刻上前架住了满地打滚的汪兴业,强行拖向天台边缘的栏杆。

阿杰撑伞快步赶上,低声问:“怎么处理,大哥?”

“畏罪自杀。”

阿杰立刻转头使了个眼色,手下会意离去。

“那大哥,其他收尾的事怎么办?”

黑桃K穿过夜雨冲刷的天台,来到黑洞洞的楼道口,毫不在意一拂肩上雨水:“警察会帮我们料理清楚的。”

阿杰点点头。

“让合适的人来干合适的事情,比凡事都亲自动手要方便保险得多。”黑桃K笑起来,说:“走吧。”

几分钟后,伸手不见五指的公寓大楼下,两人前后出了楼道,走向不远处一辆静静等候的黑色轿车,阿杰抢步打开后车门。

黑桃K俯身钻了进去,就在那一刹那间,两人耳后风声呼啸,一个人影从楼顶直摔下来,顷刻间变作了四溅的骨肉和血花——

砰!

车门关闭,鲜血泼洒在车窗上,旋即被大雨冲刷成淡红色扭曲的水雾。

轿车发动驶向远处的马路,红色尾灯消失在夜幕中,良久后路灯终于一盏接着一盏地亮了起来。

※※※※※※※※※※※※※※※※※※※※

感谢草莓捧着糖水司南x199、

哈拉希x36、温酒煮青花x20、gaosubarux15、Landyx10、周晖手中的符x10、乱码君★欢迎来到ao3x10、

林深百千景x8、玉玉x6、凛冬长眠x5、陆锦衾x5、滚滚球x5、阿飘x5、起司是一块好蛋糕x5、北海夏日x5、是阿静不是阿锦x3、风应是凉的x3、毕毕x3、岁大石x3、春山巷x3、烈葵x3、贾富贵今天贾笑了吗x2、小女仆x2、苏苏苏苏x2、戎骨x2、kukux2、蛋花儿x2、白桃x2、沉荩x2、V-VY槿瑟x2、岁慕天寒等某蓝x2、

鞘子、27194079、长安月、慕弦、我是秀秀你的痴女啊!、濮上清风、无声、小埃007、壕的清新小天使、陆陆毛毛司机、24830545、墨尘、□□enue、BabyBlue、饿鹅、戏言、温翡烟、晚来风急、小探鱼、平陆成江.、若恒LOY、NitLee、碧落、墨翻未遮山哼哼哼、黎仙仙、28087521、居雪、heartshine、雨怂、公子寒、阿断、薄荷的夜铃、雨涩灯花暗、Aiko、南仓雪、念缘、昵称、拉拉的布书、时远时近的小鱼、流光已逝、啃石头的兔子、初见、哎呦喂、杏仁酥、沙漏、早起吃米粉、一番暮雨洗清秋、一支黑笔、步练师、凛川、沧海桑田拈花过、乜仝、叶惜予、渊水映白月、糖门豆豆、宁静海、阿南、28036270、pisanzapraforjy.、我很安静、懒椰、W10AAAAA、25204396、濑名轩何、19689000、六月车、竹某、竹渊、晨曦、哟、镆镆、梨瑶、飞在天边的杏仁、槿槿、磕磕磕磕糖~、蓝桥春雪、墨城白舍、Strawstalk、椰子圆滚滚、天海蓝蓝、漠淮特别特别特爱淮上 以上各位大人的地雷!

感谢 gaosubarux2、南海游猪、20982986、叶玄君、早起吃米粉、27745474、风弦弦、okuyu 以上各位大人的手榴弹!

感谢双叒叕兔子x3、知琰、问、堇颜、muzsikas、怦然心动以上各位大人的火箭炮!

感谢傲天哥哥保护你大人的浅水炸弹!

感谢爱淮的一只吨x2 大人的深水鱼雷!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长评,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m.feilusw.com)破云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海贼:无双大蛇 超神学院之觉醒系统 我家的女鬼超凶 万界神级聊天群 荒野求生:全能王者 红豆生民国 日月永在 灵气复苏:开局亿万骷髅兵 (快穿)炮灰的人生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黑铁之堡 开局就结婚 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 七爷 祖宗驾到 都市之好感值系统 从大树开始的进化 娱乐之我成了合约男友 天作之合 三国:开局接盘了貂蝉
经典收藏 天命新娘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烈火燎原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凶案调查 凶案背后 末日游戏 丧病大学 诡婳之说 我的鬼神郎君 犯罪心理 罪恶不赦 廖星星的法医之旅 破云 超感应假说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 男友是私家侦探 凶案侦缉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一起来玩游戏啊
最近更新 它无处不在 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犯罪心理 丧病大学 我与你交换人生 一个都别想走 末日游戏 破云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刑事技术档案 天地无用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 我的鬼神郎君 攻玉 超感应假说 地球赎回中 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请魅惑这个NPC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破云 淮上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